品茗思故人

能被温柔以待就很幸福了啊

我这辈子都不要抽符了。

【朝耀】Three months

旋转跳跃(•ૢ⚈͒⌄⚈͒•ૢ)

浮生半盏:


※听老师复习联系观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出现的故事,超纯情的一个谈恋爱.
※写给我暖 @品茗思故人 ,待你高考凯旋.



00.
在又一次看见论坛里关于拨错号码意外收获好姻缘的狗粮贴之后,单身狗耀义愤填膺地摔了鼠标,决定也去为终身幸福奋斗一把——不就是瞎几把打电话么,当谁不会呢!


说干就干,王老板做事雷厉风行,当下摸出他的小华为,开始了漫漫寻缘路。


01.
王耀一向有自知之明,晓得自己和“欧”是沾不上边的,可也没想到他会非到这地步。


整整三个月,拨出的号码不是空号就是大老爷们的粗嗓门,难得碰上一两个小姐姐还被当成了变态,或干脆被以为是诈骗电话直接挂断。


也不知是哪来的毅力,自做出决定以来,王耀就这么固执地坚持了三个月。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总而言之,毫无收获。


——电话老子一日照三餐的打,满心虔诚,连号码都是从奇门遁甲算出来的,结果呢,你他妈就这样耍我??!难道我命里注定桃花凋零,孤独终老?!


王耀面无表情,如是想道。


02.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又是毫无进展的一天,王耀捏着手机,内心悲苦。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已经打出了两个电话,按照他给自己定下的标准,还差一个完成任务。


王耀对这次机会丝毫不抱希望,懒得再推推算算的折腾,木着张脸随手在拨号盘输入了一串看起来像是手机号的数字,确认拨出。


对方没有彩铃,只有嘟嘟嘟一段单调的提示音。王耀听了十几声,万分悲凉,勉强安慰自己好歹不是个空号,算有进步。又听了几声,正当他以为打扰了别人休息准备挂断时,通话却从那头被接起。


“Hello,Arthur Kirkland。”


听筒内传来甘洌的嗓音,可以分辨出是属于一个年轻的男生。也许因为被打扰了清梦,黏糊的尾音间掺杂进困意,听得王耀沉寂已久的少男心蓦地一跳。


卧槽,掉落了一个鬼佬,英语不好,怎办?


“……你好?”正当王耀纠结以什么姿势开口飙几句Chinglish震慑外国友人时,对面很善解人意地换上了中文。王耀登时热泪盈眶,大半夜被神经病吵醒不发脾气还如此为人着想,多么可歌可泣的高贵品质啊!


如果处境调换,他肯定气势汹汹一句国骂然后啪的挂掉电话。


03.
不知是学校宿舍背面哪座坟头的孤魂野鬼迷了王耀的心窍,在第二天晚上的十一点半,他再次拨通了那个声音十分好听的外国小哥哥的号码。


“……你好?”


这回对方似乎还没有休息,嘟嘟的提示响了没两声就代以小哥哥磁性的嗓音。王耀的心尖又是一颤,一条年级公认的如簧巧舌竟然像是打了结,磕巴了半天,“那个……你,你好。”


相对沉默。


听筒传来细微的摩擦声,混杂着电流的杂音,王耀猜测对方正躺在床上,换了个姿势。那位Kirkland先生不知道干什么的折腾了一阵,再次开口,“那么,昨天晚上的,也是你?”


王耀点完头才反应过来对方是看不见的,于是又应了个单音节,“很冒昧的打扰到你……如果你觉得讨厌的话……”


“不会。”


王耀一愣。


“……呃,我是说……”电话那头大概觉得不好意思,语速略略加快,有些急促,“没有什么打扰的,反正我没什么事要做……所以,呃。”


“那么我以后还可以打电话给你?”


“Of course。”


04.
王耀多了一个素未谋面的朋友。


朋友的声音很好听,音色清冽,像树荫下汨汨而过的溪流,很容易让他联想到雨天屋檐下滴答砸落的透明水珠。王耀每每想起自己打电话的初衷,就开始心悸——老子他妈确实是个直男的吧!


然后继续和朋友谈天谈地从日常琐事聊到人生理想,不亦乐乎。


日月轮转数十遭,这段莫名其妙的联系一直维持着,现在回想起他们的相遇,王耀还觉得是两个神经病才干得出来的事情。有哪个正常人会每天熬夜到十一点半和另一个陌生人煲电话粥啊?


真是疯了。


心路历程如此,手上还是正直地打开了拨号界面。不过两秒,亚瑟的声音传了出来,“晚上好,耀。”


“晚上好。”


王耀还记得那次阴差阳错时对方语间的倦意,本打算提早通话时刻,但在尝试了几天之后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亚瑟接起电话的速度很快,提示音总是只有叫唤一两声的机会就被他的声音踢到一边。


简直就像是一直守着手机等他的来电一般。


05.
入夏,蝉鸣不歇。


王耀掐着点靠在宿舍阳台的栏杆上给亚瑟打电话,暖风袭面,汗水打湿了宽松的大白背心,高高束起的马尾末端也黏黏糊糊地贴在颈间。


“好热啊。”


“嗯,到夏天了。”对面的咬字有些生硬,中文对于亚瑟这个初来几年的留学生来说还是不那么容易,“今天很开心?”


王耀把自己晾咸鱼一般挂在栏杆上,讶异道,“这也听得出来啊?”


“你的尾音上扬了。”


“……这就十分的厉害了。”王耀感叹,“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今天放学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来给我告白了。”


耳边是呼吸扑在话筒上的杂音。


亚瑟沉默了一会儿,道,“你答应了?”


“没有啊。”王耀答得理所当然,瘫在栏杆上转了个向,仰头注视零星缀着星光的夜幕,“都快毕业了,还是安心备考吧。而且,我突然就没有之前那么想谈恋爱了。”


亚瑟又一次没有立即接话,王耀也不急,闲闲朝夜空伸出手,比了比角度,颇孩子气地做出抓住了月亮的手势。


亚瑟突然问道,“……如果是我呢?”


王耀没反应过来,“什么?”


“我说。”亚瑟似乎做了两个深呼吸,努力压下声音中的颤抖,“如果向你告白的人,是我呢?”


06.
王耀赤脚踩在齐踝深的海水里,微凉浪花阵阵推起,打上挽起裤脚下白玉似的小腿。


傍晚的风有些大,王耀拢了拢被吹得飞扬的发丝,敛眸注视手中一张小巧的SIM卡。那印着运营商图标的小小卡片躺在手心,是他和另一个人唯一的交集。


少年收紧手指,掌心的皮肤被一小片硬物硌得生疼。


临近高考,王耀对未来的思索也越加深刻,越加频繁。他和亚瑟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认识相处了三个月,关系融洽,却匪夷所思地没有一方提出索要除了一串号码外其他的联系方式。


至于那天半真半假难辨虚实的告白,两人心照不宣地选择遗忘。王耀并不觉得单凭虚无缥缈的信号就能生出真实的感情,虽然他很依赖和亚瑟每天半小时的交心,但不代表他就认为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同性。


况且人生转折将近,他不想再毫无结果的耗下去了。


打定主意,王耀用脚尖在软沙中蹭出一个小坑,把SIM卡丢了进去。看着又一浪海水打来,将那一小块地方抹平,呆立片刻,转身离去。


似乎还有什么东西也被一起抹去了。


07.
备考的生活总是极其枯燥的,机械地起床吃饭复习又躺回床上等待第二天的重复。王耀换了手机号,联系人列表空空荡荡,通话记录也少得可怜。


偶尔坐在座位上,面对着一黑板化学公式,他会走神想起某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甚至魂不守舍到漱口时错将舍友的洗面奶当牙膏挤,吃饭时对着空碗扒饭,写完语文抄写一关课本才发现那是政治书。


如此种种的焦虑,在十一点半之后达到顶峰。


王耀仰面瘫在宿舍并不柔软的床上,直直举着手机,拨号栏内排列着一串本是信手按出如今却烂熟于心的数字。


亚瑟柯克兰啊亚瑟柯克兰,真没想到,真没想到……


真没想到什么?王耀也说不清楚。瞪着眼睛面无表情地一松手,自虐式地任手机砸在了脸上。


“……靠,这么疼!”


08.
假如有一件你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事情,当它真正临近眼前时,反而就释然了。


王耀走出高考考场,觉得心境前所未有的宁静,订了机票飞去拉萨。张榜日,王耀在喜马拉雅山脚下的一片雪色中接到家长发来的成绩通知,发挥正常,高出心仪学校数十分,毫无意外地被录取。


时间的脚步堪堪跨进九月,王耀推着大行李箱进入大学校园。之后的生活有条不紊,泡泡图书馆打打游戏,一切都如他曾无数次和人讨论过的一般安稳。


只是总还有一块空落。


09.
十二月底,北方初雪已经降过一场。王耀从图书馆出来,揣着袖子眯起眼睛接受寒风洗礼。食堂里的奶茶店依旧人气高涨,王耀揉揉吹得发红的鼻尖,站在了队伍末端。


冬天了啊。


王耀突然想起那个夏夜,他倚在栏杆上,语带笑意地跟那个人说,好热啊。


明明不过半年时间,却已是沧海桑田。


王耀早就习惯了自己突如其来的伤春悲秋,很是忧郁地半仰起头叹息。谁想一口气没叹完,一只苍白而骨节修长的手拿着杯热奶茶递到了他跟前,身后传来熟悉且陌生,再也没有屏幕隔阂的好听嗓音。


王耀颤抖着闭上了双眼,更加清晰地听见作为一切的起始的那句话。


“Hello,Arthur Kirkland。”


10.
我用三个月找到你,又用三个月爱上你。接下来的三个月用来忘记,最后的三个月,用来思念。


你还欠我千百个三个月,用来伴我白首。


“王耀,幸会。”

很久以前的sir……

【好茶】听说柯基的屁股手感很好?

*迟到的新年快乐啦。
*爱着好茶的第二年!比心♡
*随手短打忘不嫌弃。不会起标题系列
*大概是宠物设定两个,柯基犬sirx家养黑猫耀。



1.      
            家里来了一个新朋友。  

        叫做亚蒂的小柯基睁着眼睛瞧着离自己几米远的那个黑色身影,思索着。      
  

           应该要摆出一副很凶的样子告诉它自己才是这里老大什么嘛?被一些无聊电影毒害的亚蒂小朋友想着用左爪走过去还是右爪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威风一点,殊不知某位新朋友迈着脚步悄悄凑到了它身后。    
   

      “你就是亚瑟柯克兰吗?      被身后的声音吓到的小家伙慌忙向前退了几步,抬起头便看到了一双金瞳直愣愣地打量着自己。小家伙看着有些庞大的身影忍不住的抖了抖。想着自己要威风一点便朝着对方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是我…怎么了!我告诉你!这里我是老大!你…以后!喂喂!!!你干什么!”   

           感觉到身体突然腾空的亚瑟不由得一惊,有些恐高的小家伙摆动着小爪子想要让主人来拯救自己摆脱这个叼着自己脖颈朝楼上走去的黑猫。       

           暗道自己可能被这个坏家伙欺负的亚瑟触碰到地面后便急忙缩成一团,做好下一次防备。却被一只爪子按到软乎乎的垫子里,被吓的惊慌的小柯基瞧着把自己围起来的黑猫,懵了。        
      

         面前的黑猫金瞳微眯朝自己打量着,吓得小奶狗不敢喘口气,妈妈,它看起来好凶哦!我好怕啊呜呜呜。             
         
     “我叫王耀,以后就住在这里了。”  

王耀眯起它的眼睛朝怀里瑟瑟发抖的小家伙愉悦的摇摇尾巴,啊—以后的日子感觉,还不错呢。

2.       
        小奶狗也会有长大的一天,在这个家里生活了几个月后看到体格渐渐和自己有些持平的那只短腿.  

          王耀有些不爽轻啧一声,然后猫大爷跳到阳台边眯起那双好看的金瞳开始享受太阳浴。而我们,亲爱的亚蒂小朋友—哦,现在应该叫小先生啦。在兴冲冲从屋外嬉耍回来以后便寻找着那只整天懒散的黑猫。           

         “嘿,王耀!出来玩啊!!”来自活泼好动的柯基小先生的邀请,王大爷只是懒散地摆了摆尾巴朝它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不去。”     
   “去玩球怎么样!”       
        

亚瑟忍心割爱把自己最喜爱的橡胶球玩具供到对方面前,摇晃着尾巴讨好着猫大爷。

       而并不领情的王耀轻轻瞥了一眼被对方咬的有些惨不忍睹的玩具,选择扭过头继续享受着阳光。

        被冷落的亚瑟觉得有些委屈,有些着急的朝黑猫的方向用爪子扒着墙壁,委屈的哼着。    

        ——结果还是和这个小笨蛋一起出来了。王耀抖了抖耳朵懒散地打了个哈欠.
  
     身后兴冲冲凑过来的小家伙看起来很开心,开心吗?真是一个蠢得可爱的小朋友呀。

3.
    

      大家好,我叫王春燕.
     今年…还是一位青春可爱的美少女哦!!
   
      说起来,最近家里又添了一个可爱的小家伙呢.是罗莎给我抱过来很可爱的小柯基呢!而且小家伙真的超可爱呢,真是天使啊.还有手感不错的小屁股嘿嘿嘿。

     啊,我家还有一位猫大爷呢,它叫王耀啦,不过耀耀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还有整天喜欢玩失踪.嘿呀头疼。
     
          不过自从那个亚蒂小家伙来到家后,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耀耀在家里晒暖,然后眯起它那双好看的金瞳…。然后我就忍不住的想撸撸耀耀.

       不过,最近亚瑟长大后好像更粘耀耀了,而且耀耀还没反抗过,总是看见他们俩窝在一起睡觉觉得眼睛有点疼呢.

 
    
       大概是最近手机玩的多了吧。:)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来找我玩啊!!
后排带着我滴茶茶@ @抹茶司康   张嘴!!


啊啊啊啊买买买

老王修眉馆:

修眉馆出品第三弹~论坛体《我也来八一八我室友》,详情见长图~有意见或建议请留言,感谢支持!

其实,喜欢哪有那么简单。不是我的,还是强求不得的。所以你啊,在和我迈出那一步的时候,请好好的想一下。

点文

特别开心所以来点文w 其实不嫌弃我文笔渣才行!!!!图的话只会q版啥的!所以点两个人画好茶好了wwww这星期就赶出来!!!!可以监督我的!比个爱心♡

哈哈哈哈哈终于到了!!!!!镜子超可爱——!!!!!♡呜呜呜呜还有耳钉我好想戴哦!!!!!!!!qnq占tag抱歉